欢迎访问西宁市群众艺术馆公共文化数字平台!

 

扭搭的由来

2016-03-23 11:21:01 | 发布:朱成灏 | 浏览:304 | 来源:海西民间故事
俗话说:“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,山场大了难免要出怪物。”这话不假,传说龙王山大坂峨博旁边有个山洞,洞口只有水桶大,洞里黑咕隆咚的知有多深,老人们讲这洞直通东海。每逢洞口冒烟出来时,天上就黑云腾空,定有狂风暴雨。对这洞,四方百姓敬若神明,每月初一、十五前去煨桑祭祀,献牛献羊。奇怪地是,若有美貌的阿姑上山牧羊,误走到洞口,就会被席地而起的旋风卷进洞里,再也见不到踪影。

俗话说:“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,山场大了难免要出怪物。”这话不假,传说龙王山大坂峨博旁边有个山洞,洞口只有水桶大,洞里黑咕隆咚的知有多深,老人们讲这洞直通东海。每逢洞口冒烟出来时,天上就黑云腾空,定有狂风暴雨。对这洞,四方百姓敬若神明,每月初一、十五前去煨桑祭祀,献牛献羊。奇怪地是,若有美貌的阿姑上山牧羊,误走到洞口,就会被席地而起的旋风卷进洞里,再也见不到踪影。

曾有个叫李大胆的小伙子,喝了三娃娃瓶酩酼酒,拿了一把大斧来到洞口。他对着洞里冒出的黑气乱劈乱砍,结果误伤自身死了。从此,再没人敢去洞口。

那时,龙王山下索卜滩有弟兄俩,哥哥叫莫日,弟弟叫尼达。哥哥长得肉头肉脑、三角眼、齉鼻子大舌头,肚子里装着个坏心肠;弟弟白白净净很干散,忠厚又勤快。这弟兄俩都看上了土司的女儿腊月花。腊月花的妈妈是土司强娶来的穷人家的女儿,是个天生的苦命人。她不愿在家伺候土司和土司太太,天天在外放牧牛羊。腊月花生下后,土司见是个“赔钱货”,就把她娘俩当牲口使唤。腊月花越长越稀奇,美得像花儿一样。莫日和尼达同她从小一块挡羊,莫日老欺侮她,尼达处处护她。有一回,老鹰从天上冲下来叼腊月花怀里的羊羔儿,莫日吓得像尕拉鸡,头钻到茅草窝里,尻子撅得老高。尼达不顾一切地跑过来,把抛儿绳抡得风响,护住腊月花,直到把老鹰轰走。

日子过得真快,转眼他们三个都成人了。莫日见腊月花对他弟弟热,就起了坏心。为了娶上腊月花,他就想害死弟弟。有一天,天刚麻麻亮,莫日就把尼达搡醒,三角眼一瞪,恶狠狠地说:“你这个懒汉,死猪般地躺着——今日上山打柴!”弟兄俩便上了松花岭。六月日头毒,尼达砍树枝,莫日在树下歇阴凉。崖头上有棵索罗罗树,树上长着索罗罗果,莫日假情假意地对尼达说:“我渴得不成了,你去摘些果子来。”尼达不知是计,爬到那根伸出崖外的树枝上去摘。说也奇怪,尼达摘了果子,树枝嘎嘎响却没折,气得莫日直瞪眼。

一计不成又来一计。一天,莫日硬要和尼达上大坂峨博打柴。尼达虽然知道那搭不干净,见哥哥硬要去,只好跟着走。他俩到了峨博,见石崖旁有一汪水——其实那是洞里修炼了一千年的东海孽龙吐出的毒涎,他要哄人上当,让口渴的行人喝了毒液,然后借尸还魂。

这时莫日正好口渴,见了这汪水就想去喝,但他怀疑水不甜,就叫尼达先喝,尼达见水不多,只喝了一小口就退到一边。莫日趴下一口接一口大喝起来,喝着喝着觉得头脑发胀,一时间,他的头上长出了肉角,三角眼也像铃铛般地突出来了,手也变成了爪子,身子变粗了,长出一片片绿鳞。这时,孽龙就借了莫日的身子变成了王蟒。可怜尼达因喝了毒涎也变成了石头,可他的心还是热的。

蟒成形,当晚就偷吃牛羊,所到之处飞沙走石天昏地暗,扰得四下不安。百姓纷纷到镇台衙门递状子,请求派兵除妖。

恰巧腊月花在那个夜里梦见尼达顺着丹麻河漂来,有口不说话,有手伸不出,有腿迈不开。腊月花不顾一切扑到河里,抱住冷冰冰的尼达,才知道尼达变成了石头。她哭着喊着上下摸,发觉石头人的心口处是热的。这时,她的耳边好像有人在说:“要救尼达,先除王蟒。”说罢,石头人就下沉了。腊月花惊醒了,可她的耳边还在响着:“要救尼达,先除王蟒。”

后来,腊月花听说镇台派兵去降王蟒,结果损兵折将,逃回来的人都变成瓜子了。镇台大人没办法,只好张贴“告示”说:“谁能降服王蟒,赏银千两,骏马十匹。”

腊月花思念尼达,决定上山探听虚实,祈求神灵保佑。第二天,她把羊赶进山里,就到大坂鄂博洞前祷告。猛的,洞口冒出一股青烟,出现一个怪物,头有斗大,额上长着一只角,眼睛像铜铃,张着血盆大口,披着一身绿鳞。腊月花吓呆了,像栓马桩定在那里。

怪物一见腊月花呵呵大笑三声。说:“腊月花,你嫑怕,我是王蟒神通大。你跟上我,有穿不完的绫罗绸缎,享不尽的富贵荣华。”可这时,吓呆了得腊月花忽然看见洞旁的石人腔子里有一颗心闪动,接着,耳旁响起尼达的悄悄话:“腊月花,假承当,快请‘牛达’除王蟒……”被吓得昏三愣四的腊月花不知“牛达”是谁,到哪里去请?王蟒见腊月花不回话,就两眼冒火星,伸出利爪来抓腊月花,把破背斗一样的脸贴过来,要啃腊月花的脸蛋。腊月花一阵恶心,双手护脸,慌慌张张地说:“王蟒王蟒,你不要着忙。若答应我三件事,三个月后就娶我。”王蟒问哪三件事,腊月花说:“第一嫑要伤害尼达,放他回去。”王蟒心想,这石头人你背回去也救不活他,我怕啥,便答应了。腊月花说:“第二,三个月内不得兴风作浪,残害百姓。第三,迎亲之日要遍请四沟六川百姓,备酒千坛,唱歌欢跳,到鸡鸣方散。”

“我要不答应呢?”王蟒心急,向腊月花扑了过来。腊月花狠狠地说:“那我就一头撞死。”说着,一头向石人碰去。王蟒急忙拉住她的衣袖,但她的额头已碰破,血流到石人的腔子上,石人的心变红了。王蟒无奈,只好答应了三件事。

腊月花从山上下来,心里乱了套。她一见告示,一把撕下来揣在怀里。到家后她倒在炕上睡了三天三夜,梦里不停地呼唤“牛达”、“尼达”。镇台大人听说有个阿姑揭了告示,派衙役找上门来。土司见腊月花昏睡不醒,急得要拿马鞭打她,但他一见腊月花忧愁满面,头发散乱,就下不了手。这时,腊月花醒了,跪在土司面前央求:“阿爸,父母的恩情天地般大,女儿我虽死也不怨肠,只是求阿爸宽限三个月,备好嫁妆除王蟒。”土司以为腊月花变咒世了,问:“就你能斗过王蟒?”腊月花说:“心诚能采到灵芝草,我寻见‘牛达’就能除妖。”土司不信,说:“罢罢罢,你自作自受,我只当没有你这个女儿。你搬到牛圈里去住,别把晦气带给家里。”

腊月花给阿爸叩了三个响头,收拾了东西去牛圈。老乳牛见了腊月花,就前来用犄角顶她,用舌头舔她,“哞哞哞”连叫三声。腊月花心里一动,明白了老乳牛的话,终于解开了心里的疙瘩。“牛达”啊“牛达”原来是你。

部落的阿姑们纷纷前来看腊月花,她们痛恨王蟒,都要帮腊月花除妖。腊月花挑选了十六个胆大心细的阿姑,第一个月先教她们转“安召”。她们用硬柴搭成一个三角形的柴堆,点着后围着它拉成圈子边唱边跳——她们的袖子里藏着刀子,转到第三圈蹲下侧身——这是暗号——从袖筒里拔出刀,跳起来直刺火堆。阿姑们跳了一遍又一遍,刀把袖筒划破了。此时镇上出现了彩虹,腊月花灵机一动,描着彩虹的样子用七色布缀成七色花袖——这就是土族妇女穿花袖衫转“安召”的来历。

第二个月,她仿照老牛的启示,制作“牛达”。尼达不是在梦中说过“王蟒的肉角未长全,王蟒的双眼能刺伤”吗,而且王蟒见了女的就骨头痒,要抱过来啃一口。对,把帽子做成簸箕模样,里面藏灰,王蟒过来就把灰撒到他的眼里。单有簸箕还不成,再做一顶帽子像三齿叉杨,暗绑三把尖刀——顶上一把刺肉角,两边两把戳眼睛。如果一次戳不瞎怎么办?再做一顶帽子要像圆饼,藏磨扇;一顶像漏瓦槽,藏豆儿;一顶像马鞍,能挡毒涎;一顶像三角铧,藏铧尖。她将六种“牛达”一一想好,讲给阿姑们听。阿姑们拍手叫好,并补充:“再用铁索做一条项链,去套住妖魔的手脚。”(原先土族妇女戴的项链是胡麻草扎的,外面裹上红布,嵌上贝壳、海螺等饰物。)

第三个月,腊月花和阿姑们日夜赶制“嫁妆”,缝花衫,做“牛达”,指头都磨烂了。

三个月期满,腊月花要出嫁了,送行的十六位阿姑陪她“哭嫁”,部落里的人心疼腊月花,纷纷前来“添箱”。腊月花知道这一去吉凶难测,但她已横下一条心,不是鱼死就是网破。她和阿姑们跪在佛龛前祷祝,祈求神佛保佑他们除妖。

三通鼓响,姐妹们收拾停当,阿舅抱起腊月花,放在白马背上,向大坂峨博出发了。

送亲的人来到大坂峨博,此时的王蟒已经饿了整整三个月,正等得不耐烦,忽见送亲的人来了,十分高兴。他见了衣裳新鲜的新人,三魂出窍,心痒难忍,涎水流下三尺。腊月花下马后和阿姑们轮番向王蟒敬酒,王蟒开怀畅饮,喝了一坛又一坛。腊月花乘机将铁索项链套在王蟒的脖子上,阿姑们围住王蟒转开了“安召”。跳到第三圈,腊月花领唱发出暗号,阿姑们转身蹲下拔刀,跳起来直刺王蟒。王蟒已酒醉心迷,还没有看清是啥,已是遍体刀伤腥血飞溅。王蟒疼痛难熬,但被铁索箍得动弹不得,就口喷毒涎。这时,头戴“叶面里”(土语,意为马鞍)牛达的阿姑奋身向前,头一低正好挡住毒涎,顺鞍桥两边流下。头戴“适格”(土语,意为簸箕)牛达的阿姑频频点头,把灰扬在妖魔的眼里,叫他辨不清东西南北。王蟒嗷嗷狂叫,东撞西奔。头戴“雪古浪”(土语,意为漏瓦槽)牛达的阿姑把槽里的豆儿倒出,王蟒踏上滚动的豆儿,滑到了。这时,头戴“托欢”(土语,意为圆饼)牛达的阿姑猛一使劲,将牛达上藏的尕磨扇砸到王蟒的头上。这时,勇敢的腊月花冲过去将“纳仁”(土语,意为三尖头)牛达上的三把尖刀刺进王蟒的双眼和肉角里。另一位头戴“加斯”(土语,意为铧尖)牛达的阿姑从背后猛扑过去,把铧尖戳进王蟒的背心。王蟒一声吼叫,气绝身死,直挺挺地倒下了。

这一刹那间,石人尼达复活了,但还不能动弹。腊月花抱着尼达,泪水滴到他的眼里,尼达的眼睁开了。腊月花嘴对嘴又给尼达度了气,尼达就出声了。这时,龙王山上架起彩虹,阿姑们点起火堆,圈着尼达和腊月花转起了“安召”。四沟六川百姓点放鞭炮,庆贺除了妖魔。

从此以后,土族妇女为了纪念勇敢智慧的腊月花,就将“适格”(簸箕)、“加斯”(铧尖)、“叶面里”(马鞍)、“托欢”(干粮)、“纳仁”(三尖)、“雪古浪”(漏瓦槽)六种牛达作为头饰,改名为扭搭,一直流传到今天。